汶川3.4级地震:环球时报社评:中国领跑5G 美国因小心眼落在后面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20:55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赌王捐圆明园马首

当地市民足以高兴一阵子了。如果信号足够稳定,网速足够快捷,广大市民或将可以放弃有线宽带。这对于当地的宽带运营商而言,难免会形成一定的业务冲击,政府做起相关工作来也难免会遇到阻力。然而,在实惠、冲击与阻力之外,无锡建设全国首个WIFI全免费城市的更大社会意义在于——放开政府垄断的资源,让民营资本参与进来。驻港部队

1993年,赵本山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沈阳本山艺术开发总公司,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个公司除了做文化、广告和影视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业务就是从事煤炭经营和煤炭运输。赵本山靠煤炭买卖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06年,赵本山在沈阳棋盘山建设“沈阳本山影视基地”,占地300亩,投资达8000万。除此外,赵本山还策划成立了本山传媒集团,自己担任董事长。集团下设广告公司、影视公司、影视基地以及实习基地。赵本山的生意,从头到尾都由他自己掌控。从演员的培养,到最后的产品影视剧和演出场所,形成了一条龙。比利时4-1俄罗斯

日本机器人制造商仍占据市场多数份额,预计约为60%;但中国供应商正在迅速增长,所占份额约为四分之一。其他大多数机器人则是由欧洲和美国制造商提供的。瑞士ABB集团、德国库卡(Kuka)、日本安川电机(Yaskawa)和发那科(Fanuc)都已在中国设有生产厂,且预计其他外国制造商也将接踵而至。孙杨听证会开庭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